社科網首頁|論壇|人文社區|客戶端|官方微博|報刊投稿|郵箱 中國社會科學網
社群信息學探索知識共享規律
霍文琦
《中國社會科學報》2012年08月03日第338期
2012-08-06

    【核心提示】近年來,一個新概念——社群信息學(Community Informatics,以下簡稱CI)被國內學者引入并受到關注。72728日,以“社區信息化與社群信息學:聯結實踐與研究”為主題的研討會在北京大學召開,與會學者圍繞“社群信息學”在中國面臨的機遇、挑戰以及未來發展計劃進行了研討。

      據了解,社群信息學旨在關注信息通訊技術(ICT)與社群的互動和平衡,強調縮小人與人、社群與社群之間的數字鴻溝,探索社群信息和知識的形成與共享規律。

    國內研究已產出成果

      20世紀90年代末,強調縮小數字鴻溝、實現信息公平的社群信息學在社群應用信息通訊技術相關實踐中應運而生,并在北美、歐洲、澳洲等地迅速發展,一些大學開設了CI課程并培養研究生。

      2007年前后,社群信息學引起國內學界關注。南開大學商學院信息資源管理系閆慧博士于2010年發表的文章《社群信息學:一個值得關注的新興領域》是國內該領域的第一篇文獻。據閆慧介紹,北京大學、南開大學、浙江大學相繼開設了“社群信息學”課程,中國內地關于該學科的第一本教材《社群信息學:理論與研究》在此次研討會上正式發布。北京大學信息化與人類信息行為研究所、國家信息資源管理北京研究基地、南開大學商學院信息資源管理系等科研教學機構將其作為重點發展的研究方向之一。

      提供新的理論視角

      早期關于社會群體信息化的研究集中于“社區信息化”,且多為政府管理者及智囊機構研究者關注。北京大學信息管理系教授賴茂生認為,術語上的差異反映出國內外文化和認知上的差異。“信息化”和“數字化”的概念,在中國學界和公眾的文化認知上深入人心,社區信息化更多強調政府管理;而國外流行的術語“Community Informatics”則更強調實踐性,在研究視野、方法和結論上有很多創新。

      對于社群信息學的理論意義,南開大學商學院信息資源管理系教授于良芝認為:“社群信息學為國內對應學科(社區信息化、農村信息化)帶來了新的理論視角。具體而言,相比國家與個人,它更注重社群;強調ICT對社會網絡的嵌入;致力于ICT的平等普遍獲取;相信公共場所特別是公共機構在彌合數字鴻溝中的作用;支持自下而上的項目設計及實施思路;相信可以利用ICT振興被流動空間邊緣化的社區;對技術中立立場持批判態度。”

    機遇與挑戰并存

      現階段,國內研究者在社群信息學方面的初步實踐,主要以社區公共圖書館、學校、村莊、城市低收入人群等作為研究樣本,通過手機、互聯網等信息技術為社群提供專業且貼近實際的幫助,以期減少數字鴻溝對他們的負面影響,同時在社會公共信息空間實現大學的社會功能。

       賴茂生認為,社群信息學研究和實踐可以彌補社區信息化沒有涉及的廣大農村地區和其他邊緣化群體的情況。圖書館等傳統機構只是一個試點,未來還將進一步拓寬實踐領域,增加實踐模式。

       中國社會科學院社會學研究所中國社區信息化研究中心副主任宋煜認為,由于國外公共圖書館利用率較高,社群信息學所指導的實踐活動推行起來效果很好,但考慮到國內實際情況,通過公共圖書館來推進彌合數字鴻溝的實踐,目前有一定困難,或許幾年后可以初步實現。

        作為較早涉足社群信息學研究的社會學家,美國伊利諾伊大學香檳分校教授阿卜杜·阿爾卡利麥特(Abdul Alkalimat)則對社群信息學的前途較為樂觀,他說:“面臨數字鴻溝帶來的挑戰,秉持著網絡民主、集體智慧、信息自由這三大社群理念,做到‘人人都能聯網,人人都能創建知識,人人都能利用信息’,我們就有望消除數字鴻溝,實現信息公平。”

 

 

 

韩国公开赛2018乒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