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網首頁|論壇|人文社區|客戶端|官方微博|報刊投稿|郵箱 中國社會科學網
反就業歧視法律:香港走在亞洲前列
馮祥武
《中國社會科學報》 2011年07月19日
2012-07-19

  與西方反就業歧視斗爭歷程一樣,20世紀90年代,隨著經濟的蓬勃發展,香港就業歧視現象也愈演愈烈。20世紀90年代中期開始,香港政府采取一系列措施加強對公民平等就業權的保障。特別是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成立后,其在推廣平等就業機會、反對就業歧視工作方面所取得的成績更是引人注目。就亞洲國家或地區反就業歧視法律制度而言,香港已經走在了前面。

  反歧視條例覆蓋香港社會各個方面  

  香港的經驗是,以平等機會委員會為核心,構建具有本地區特色的反就業歧視法律制度體系。

  香港平等機會委員會于1996年成立。其工作職能包括受理和處理公民的投訴,采取法律行動,推廣平等就業機會,制度及政策檢討以消除歧視,培訓及顧問服務,就有關平等機會及歧視課題進行研究,等等。

  平等機會委員會主要任務是負責執行和推動四部反歧視條例,它們分別是《性別歧視條例》(1995)、《殘疾歧視條例》(1995)、《家庭崗位歧視條例》(1996)和《種族歧視條例》(2009)。事實上,香港的這四部反歧視條例涵蓋了六個具體的歧視范疇:性別、殘疾、婚姻狀況、懷孕、家庭崗位和種族。香港政府把這些條例適用到香港社會生活的各個方面。

  例如,投訴人A女于某貿易公司(答辯機構R2)任職企業事務經理,她在該機構工作已超過十年。A需與上司(答辯人R1)一起到海外出差。R1在出差期間性騷擾A女。A女向公司高級經理投訴,獲答把她調到子公司出任與現時約等的職位。可是,她被調派到一個職級和薪金都較低的職位。A女向平等機會委員會提出投訴,聲稱R1性騷擾她,而R2在收到投訴后,將A女調派到一個職級和薪金較低的職位,即給予她較差的對待,使她遭受到了就業歧視。此外,R2亦須為其雇員的違法行為負轉承責任。后通過平等機會委員會的調解,R1同意作出書面道歉及發出推薦信;R2亦向A女支付有關的離職福利及相當于三年半薪金的特惠補助金作賠償,個案得以解決。

  2011年1月1日—4月30日,香港平等機會委員會共受理(就業)歧視投訴288件,其中違反性別歧視條例的投訴103件,違反殘疾歧視條例的151件,違反家庭崗位歧視條例的17件,違反種族歧視條例的17件。  

  有機會申訴 復職仍難

  盡管香港四部反歧視條例為遭受就業歧視者提供各種保護和申訴機會,不過,這些反歧視條例卻沒有關于解雇案件中被歧視者可以復職(reinstatement)的規定。因此,因遭遇歧視而被解雇的雇員只能尋求金錢賠償,而雇主如果被指控歧視性解雇,面臨的也只是罰款處罰而已。

  這一事實可以從對反工會歧視(anti-union discrimination)和不法解雇(unfair dismissal)的處理中得到印證。《雇傭條例》的21B條(或部分)和21C條將反工會歧視定為刑事犯罪,雇主面臨最低10萬港元的罰款。因為反工會歧視而被解雇的工人將獲得最高156000港元的賠償和其他法定權益的補償。此類索賠主要是由勞工處的勞動關系科來處理。2000年,勞動關系科調查了6件反工會歧視案件,2001年調查了5件,但沒有一個案件進入訴訟程序。

  還需指出的是,《雇傭條例》雖為反工會歧視提供限制性保護,但有兩個重要不足。其一,反工會歧視行為被限定在被解雇的形式之中,而其他形式,例如針對工會會員的換崗、降職、拒絕提升等,沒有被認定為反工會歧視。其二,如果不法解雇作為反工會歧視的結果,雇員復職需要雇主雇員的一致同意。這就意味著即使勞資審裁處(Labour Tribunal)作出了雇員是因為反工會歧視而被解雇的裁決,但雇主只要交了罰款,就有權拒絕雇員復職。不過,在國際勞工組織的要求下,香港政府也曾指示:“當一個雇員被認為是被不法解雇時(包括基于反工會歧視的解雇),雇員要求復職或者被重新雇傭,勞資審裁處如果認為雇員這一要求是合適的,就可以作出復職或者被重新雇傭的裁決,而不必征得雇主的同意。”

  (作者單位:廈門大學法學院)

  何為“歧視”

  國際勞工大會1958年通過的《1958年消除就業和職業歧視公約》第1條對就業歧視的完整定義如下。

  第一條 為本公約目的,“歧視”一語指:

  (1)基于種族、膚色、性別、宗教、政治見解、民族血統或社會出身的任何區別、排斥或特惠,其效果為取消或損害就業或職業方面的機會平等或待遇平等;

  (2)有關成員在同雇主代表組織和工人代表組織——如果這種組織存在──以及其他有關機構磋商后可能確定其效果為取消或損害就業或職業方面的機會平等或待遇平等的其他區別、排斥或特惠。

 

 

 

 

韩国公开赛2018乒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