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網首頁|論壇|人文社區|客戶端|官方微博|報刊投稿|郵箱 中國社會科學網
刻板印象威脅研究 開啟全新審視視角
管健
《中國社會科學報》2012年07月25日第334期
2012-07-25

  【核心提示】刻板印象威脅是一種廣泛且普遍存在的情境性威脅。它不僅影響受到威脅的一方,同時也影響施加威脅的一方。雖然刻板印象對某些群體而言意味著威脅,但對另外一些群體則暗含著積極的期望,促使承受者表現更佳。對刻板印象威脅領域新議題和新爭議的討論具有一定的積極意義。

 

    刻板印象威脅是一種廣泛且普遍存在的情境性威脅。不管個人相信或是否認,也無論個體排斥抑或接受,只要情境中出現或存在負面刻板印象的線索或訊息,個體就會感受到刻板印象的威脅。

  心理學家發現,人們經常以社會類別為基礎進行社會判斷和推理,其中刻板印象就是最常見也是影響最大的一類社會類別的知識集合。所謂刻板印象,就是人們有關某一群體成員的特征及其原因的比較固定的觀念或想法以及特定的社會認知圖式。1922年,美國記者李普曼將這一詞匯從印刷界引用過來,用以描述那些被固定化、習俗化且被群體所共享的特質。比如,我們常常認為日本人是勤奮的,中國人是好客的,美國人是樂觀的。還有一些關于性別的刻板印象,如男性比女性更具有暴力沖動,女性比男性更含蓄和內斂等。這些看上去是“常識”的“事實”,已經變成了人們的一種預先判斷,具體化在認知過程中,錨定在情感結構中。

  20世紀80年代末期,克勞德·斯蒂爾和約書亞·阿倫森首先在學習成績方面驗證了刻板印象對當事人的影響。在美國,黑人和女性是刻板印象的受害者,他們被普遍認為學習成績和數學能力相對較低。斯蒂爾發現,在美國的SAT入學考試中,某些存在消極能力刻板印象的群體,比如女性群體和非洲裔的黑人群體,其成績的確低于相對優勢的群體(如男性、白人群體)。當時,斯蒂爾和阿倫森將這種現象命名為“刻板印象威脅”。也就是說,當個體置身于消極的情境性困境中,當外在包裹了各種負面而消極的評價時,個體的行為表現果然會驗證這些負面印象。

  刻板印象威脅的效應會出現外溢

  刻板印象威脅效應常常出現于類似數學成績的考試測驗和智力測驗中,除了對當時的成績有影響之外,這種負面的效應是即時的還是頑固的?心理學家最初發現,刻板印象威脅一貫強調情境的啟動效應,認為情境啟動是導致威脅的重要因素。但是近來也有學者發現,當被威脅對象離開威脅情境后,損害作用依然會對個體產生消極性影響,這一現象被稱為刻板印象威脅的外溢效應。也就是說,刻板印象威脅效應的影響可能是潛在的和巨大的,當個體離開了負面評價的情境后,對自我的低評價和消極自尊可能已經內化到個體的內心中了。

  刻板印象威脅會出現交互情形  

  最新研究發現,刻板印象威脅不僅影響受到威脅的一方,同時也影響施加威脅的一方,知覺者和行為者之間存在作用力和反作用力。比如,空間疏遠現象就是典型的交互作用力的表現。研究發現,黑人群體怕被白人群體歧視,會主動選擇遠離和回避。有趣的是,白人群體在和黑人群體接觸的過程中也有擔心和焦慮,擔心由于自己做得不好而背負“種族主義者”的帽子。這就好比面對艾滋病患者群體,當事人會處處小心,擔心被其他人所歧視;其他健康的人也會處處留意,防止自己的行為或語言傷害了患者的自尊。 

  并非所有受刻板印象威脅者都使用否認策略

  當面對他人的消極評價和負面刻板印象時,人們采取的一個普遍策略就是否認,否認他人的判斷,否認他人的結論,甚至否認他人的蓋棺定論式的見解。這是最為簡單的策略,也是人類最本能的策略。但是,是不是每個處于刻板印象威脅效應中的個體都有此策略呢?心理學家發現,那些非常注重自己在他人心目中形象的個體才會有此策略,而那些根本不關心他人評價的個體卻不太會使用否認策略。這就是說,并非所有受到刻板印象威脅的個體都會使用否認這一策略,只有具有較高印象管理水平的個體才更傾向于使用否認策略。可見,印象管理水平是否認策略適用性的重要中介變量。

  刻板印象威脅存在積極效應

  以往的研究認為刻板印象威脅是負面的,其效應也必定是消極的。但是,新近的研究發現,刻板印象威脅有時也會存在一些積極的方面。雖然刻板印象對某些群體而言意味著威脅,但對另外一些群體則暗含著積極的期望,促使承受者表現更佳。比如,在刻板印象威脅情境下,當任務困難時,個體的表現會因威脅喚醒而下降;而當任務簡單時,個體的表現則會因威脅喚醒而得到促進。另外,刻板印象威脅效應并不會擴展到每一個人。盡管威脅情境都會激活高、低自我監控者的消極刻板印象,但是高自我監控者表現出的是無畏,加之其具有較強的自我調節能力,因而能以更好的表現應對刻板印象威脅。這種由所屬群體直接相關的刻板印象導致表現上升的現象被稱為刻板印象威脅的促進效應。反之,這種刻板印象威脅就會造成損害作用,即刻板印象威脅的窒息效應。

  角色榜樣作用有時并不能起積極作用

  以往研究發現,樹立積極的角色榜樣可以提供與刻板印象威脅相反的證據,從而降低對被威脅對象的傷害。然而,新近的一些研究發現,角色榜樣有時并不能起到積極的作用,相反還會產生消極的效果,這些研究致力于解決角色榜樣作用中的矛盾性問題。最新研究表明,應得性是角色榜樣所起作用大小的重要調節變量。也就是說,當個體認為角色榜樣的成功是來自內部、穩定的因素時,那么成功是應得的,個體能從角色榜樣身上獲得更多的效能感;反之,角色榜樣的作用就會下降、不起作用,甚至起反作用。舉例來說,當貧困人口面臨刻板印象威脅時,強化榜樣角色是否有效呢?這要區別對待,如果強調某個榜樣通過勤勞而改變了命運,那么對于其他人來講就是激勵;而如果強調某人是通過中樂透彩發大財的話,對于其他人則沒有什么激勵作用,畢竟不是每個貧困的人都可以期待每天中樂透彩的。

  轉換認同群體 降低刻板印象威脅

  盡管刻板印象威脅效應也有些許的激勵作用,但是絕大成分上還是損傷和損害性的心理效應。如何有效降低其損害性呢?比較典型的是,在個體層面上,采用轉換認同群體的方式;在群體層面上,采用弱化群體邊界的方式。對于擁有多重群體認同的個體而言,消除刻板印象威脅的有效策略是轉換群體認同,即從消極的群體認同轉換為積極的群體認同,其目的在于消除引發威脅的認知不平衡,這一策略在許多研究中得到了證實。比如,女大學生在面對刻板印象威脅時,如果凸顯其女性群體身份,就會受到刻板印象威脅的消極影響,但是如果凸顯其大學生身份,則不會受影響。當然,新近的研究也顯示,轉換群體認同這一應對策略有局限性,其有效性受到個體自尊水平的調節和影響。轉換群體認同只對高自尊的個體有效,對低自尊的個體則毫無作用。在群體層面,群體邊界意味著群體差異、群體區隔或群體界限。研究者認為,任何能夠縮小群體邊界、降低群體間分化程度的策略都可以用來應對群體間的歧視和偏見。

  事實上,刻板印象威脅是一種廣泛且普遍存在的情境性威脅。不管個人相信或是否認,也無論個體排斥抑或接受,只要情境中出現或存在負面刻板印象的線索或訊息,個體就會感受到刻板印象的威脅,甚至于表現不佳,這便更加證實了刻板印象威脅的真實存在性。因此,對刻板印象威脅領域新議題和新爭議的討論具有一定的積極意義,不僅有助于開拓對這一問題的新認知,同時也為今后的預測和控制工作提供了一些具有啟迪性的新思路。

  (作者單位:南開大學周恩來政府管理學院社會心理學系)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報

 

 

 

 

韩国公开赛2018乒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