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網首頁|論壇|人文社區|客戶端|官方微博|報刊投稿|郵箱 中國社會科學網
社會科學視野下的海洋與海洋時代
童力 江哲
《中國社會科學報》
2010-06-08


□本報記者 童力  實習記者 江哲

6月8日,第二屆世界海洋日,主題:“我們的海洋:機遇與挑戰”。“關愛海洋——我們一起行動”——中國2010年世界海洋日暨全國海洋宣傳日的主題。
海洋,生命的搖籃,創造了宇宙中獨一無二的地球。從太空俯瞰,我們所居住的行星是一個淡藍色的水球,海洋占有近71%的面積,各大洲僅僅是浩瀚海洋中的一個個島嶼,地球的稱謂原只是先人對自己家園的誤解而已。
人類自誕生起,就與海洋結下不解之緣。歷史上有太多的文明建立在海洋之上,以海洋命名。從史前的“東亞三海文明”,到歐洲歷史的源頭——愛琴海文明;從鄭和下西洋,到麥哲倫環球航行,在詩人眼內,在哲人眉宇,在史家筆端,海洋孕育出生命、滋養著文明、促進了交流、掀動著波浪。大海,社會科學與自然科學共同的研究對象。在社會科學的視野下,大海同樣有著說不盡的話題。

講述海洋文明:海洋史研究

海洋始終伴隨著人類文明前進的腳步,為人類保存著無數珍貴的歷史遺產。從成功打撈“南海一號”,到正在展開的“南澳一號”打撈,中國展現給世人的不單單是“遺產和寶藏”,更多地是證明了中國人對海洋的關愛,驗證著中國海洋歷史的輝煌。
然而,德國大哲學家黑格爾在《歷史哲學》中卻說過這樣一段話:“盡管中國靠海,并在古代可能有著發達的航海事業,但中國并沒有分享海洋所賦予的文明,海洋未影響于他們的文化。”一直以來,在學界都有人認為中國沒有海洋文明。
其實,早在7000年前的新石器時代晚期,中華民族的祖先就已經“刳木為舟,剡木為楫”,開始了最初對海洋的探索。近代以前,中國古代航海科學技術遠遠領先于世界。隋唐至宋元時期,海上絲綢之路遠及紅海、東非,航海事業極度繁榮。中國四大發明之一的指南針,不僅對中國,更對世界航海業產生了極大的推動作用。至明代,鄭和七下西洋,遍訪亞非,在時間和規模上均令世界各國望塵莫及。
 鄭和不僅將中國古代航海事業推向頂峰,也在人類航海史上樹立了不朽的豐碑。盡管鄭和的壯舉并未開啟中國的大航海時代,但無疑成就了中國古代海洋文明的輝煌。隨著清朝政府的衰落和中國國力的下降,中國航海事業由盛轉衰。即便如此,也不能夠像黑格爾所說的那樣,中國沒有分享到海洋文明。海洋史研究昭示:古代中國不僅擁有海洋文明,還為世界海洋文明作出了極大的貢獻。
 有海洋,就有海洋史研究。“大力開展海洋史研究,此其時也!”馮爾康教授的呼吁,是對中國海洋史研究現狀的肯定,更是對其光明前景的展望。隨著水下考古對豐厚水下文化遺產、中國輝煌航海史的追尋,踏著中華海洋文明的腳步,中華海洋文明的輝煌必將到來。

海洋經濟:
經濟學研究的重要領域

海洋,還為人類成長提供了豐富資源。從最早人類捕魚充饑,到現今海底石油開采、潮汐發電,尤其是21世紀以來,海洋化工、海水利用等愈發成為各國競相發展的領域。海洋,不僅是政治、軍事的角力場,而且早已成為世界經濟體系中不可或缺的重要角力場。
此次國際金融危機,對海洋經濟發展帶來諸多不確定因素。世界各國的海洋交通運輸業、海洋船舶工業、濱海旅游業等,均受到了不同程度的沖擊。然而,我國沿海地區通過海洋經濟產業的結構調整,不但抵御住了國際金融危機的沖擊,海洋新興產業還保持了較快的增長速度。
2010年3月,中國國家海洋局公布《2009年中國海洋經濟統計公報》。經初步核算,2009年全國海洋生產總值31963億元,比上年增長8.6%,海洋生產總值占國內生產總值的9.53%。2009年全國涉海就業人員3270萬人,其中新增就業52萬人。
 21世紀是海洋世紀,是海洋經濟持續發展的時代。
2009年4月,胡錦濤總書記在山東考察時從全局和戰略高度指出:“要大力發展海洋經濟,科學開發海洋資源,培育海洋優勢產業,打造山東半島藍色經濟區。”
 歷史上,海洋事業每一次的突破都給世界帶來了巨大變革,海上絲綢之路成為聯系中國與亞非各國的紐帶。然而,大海可以作證,變革并不都是和平的、安寧的。哥倫布發現新大陸為美洲帶去了文明與殺戮。英國的海上霸權造就了其“日不落帝國”的稱號,使許多國家淪為它的殖民地。大海波濤中所記載的,同樣有丑陋與罪惡,有戰爭與爭奪。海洋同樣是軍事博弈的疆場。
 伴隨著世界制造業重心的轉移,航運業開始轉向東方。作為東方的中心、世界工業出口大國,我國迎來了航運發展的新機遇。
 2009年3月25日,國務院常務會議審議并原則通過《關于推進上海加快發展現代服務業和先進制造業、建設國際金融中心和國際航運中心的意見》,正式對上海“兩個中心”建設進行系統規劃和全面部署。在世界經濟出現恢復性增長的大背景下,上海國際航運中心的建設將獲得更大發展,中國經濟建設將取得更輝煌的成就。
 “海也者,能發人進取之雄心者也……彼航海者,其所求固自利也,然求之之始,卻不可不先置利害于度外,以性命財產為孤注,冒萬險于一擲也。故久于海上者,能使其精神,日以勇猛,日以高尚,此古來瀕海之民,所以比于陸居者,活氣較勝,進取較銳,雖同一種族而能忽成獨立之國民也。”大師梁啟超的這段話語,仿佛在殷切地叮囑我們:把握歷史機遇,創造中華民族的新高峰,對我們而言是機遇也是挑戰。

人與大海:海法研究前景廣闊

可是,人們發現,海洋的生命搖籃正越來越不堪重負。從早期的遠洋航行,到現今的深海探測,人類一次又一次不斷地挑戰著大海的極限,妄圖征服海洋。
 《老人與海》中的桑迪亞戈可稱人類與大海玩兒命的真實寫照。隨著科學技術的不斷進步,人類對大海的力量早已超越古人成千上萬倍,因此,人類要付出的沉重代價也成幾何級數地增長著。正如海明威在書中寫的那樣,大海是“仁慈的,十分美麗的,但是她有時竟會這樣的殘忍,有時來得這樣的突然”。
 1912年,西方世界造出了號稱“永不沉沒的輪船”泰坦尼克號游輪。但是,恰恰在它處女航的第五天,就因與冰山碰撞沉沒了。由于堅信“海上巨無霸”泰坦尼克號不可能沉沒,它并未配備足夠的救生艇,最終導致1523人葬身海底,造成當時在和平時期最嚴重的一次航海事故。人類雖然在付出慘痛代價后會積極完善自己,但卻又不斷犯著新的錯誤,一次又一次地挑戰海洋的容忍度。
 發展海洋經濟建設,不可避免會給海洋帶來污染和破壞。海洋雖然具有巨大的自凈能力,可以通過物理、化學、生物和地質的綜合作用,不斷地稀釋、氧化、還原和降解污染物,但隨著人類海上活動的大大增加,排放進海洋的污染物已遠遠超出海洋的自凈能力。
 從加拿大捕殺海豹,到日本商業捕鯨;從墨西哥灣BP石油泄漏,到近日新加坡海峽油輪碰撞;從極地冰川融化,到近海赤潮頻現。海洋為人類承受了太多的負擔,已經不堪重負。作為對人類的懲罰,大海發脾氣了,因而越來越頻繁地出現赤潮、厄爾尼諾、拉尼娜……
 在大海面前,人類必須有規矩、立規矩、守規矩。大海需要“大海法”,大海呼喚著“大海法”。
 記者注意到,以司玉琢等著名學者為領軍人物的我國海法研究,已經就海法研究體系提出一套非常完整系統的見解。

人類與海洋要和諧發展
 
 今天,人類更加認清了自己與大海的關系,不斷加大著海洋保護力度。首屆世界海洋日曾以“我們的海洋,我們的責任”為主題。聯合國秘書長潘基文致辭時指出,人類活動正在使海洋世界付出可怕的代價,個人和集體都有義務保護海洋環境,認真管理海洋資源。
 世界各國政府及組織紛紛致力于海洋環境保護。在我國,《海洋環境保護法》已于2000年4月1日正式實施,取得可喜的效果。我國政府在加大海洋環境治理投資同時,還在文化教育方面增加了投入。
 日前,經國務院同意,國家發改委正式批復“國家海洋博物館”落戶天津。這是我國海洋事業發展史上具有里程碑意義的大事,將結束我國沒有一座與海洋大國地位相匹配的綜合性國家海洋博物館的歷史,標志著我國海洋教育提升到一個新的臺階。
 “在海的遠處,水是那么藍,像最美麗的矢車菊的花瓣,同時又是那么清,像最明亮的玻璃。然而它又是那么深,深得任何錨鏈都達不到底。要想從海底一直到達水面,必須有許多許多教堂塔尖,一個接一個地連起來才成,海底的人就住在這下面。”
 這是安徒生《海的女兒》中的美麗幻景。為了不讓這美麗的詞句僅存于書本上,讓我們共同攜手,保護這美好的家園,“關愛海洋——我們一起行動”。
 面對大海,哲學社會科學大有作為!

推薦鏈接

面向海洋世紀 確立海法研究體系

海洋大國和海運大國需要大海事法體系

關愛、保護、善待海洋是全人類的共同責任

結構轉型:中國海洋經濟建設的必由之路

海洋文化是海洋經濟發展的先導

山東半島藍色經濟區解讀

大力開展海洋史研究正當其時

亞洲海洋史研究新趨勢

“南澳Ⅰ號”工程譜寫文物保護三步曲

從“地中海模式”到“海上絲綢之路”

東南亞“水疆”研究探求新視角

 

 

 

 

韩国公开赛2018乒乓